宁波律师网,宁波律师事务所,宁波律师咨询,宁波律师协会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债权债务 > 票据纠纷

本案的汇票背书转让是否有效?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日期:2012-9-11 15:34:35 人气: 标签:
导读:【要点提示】依据《票据法》的相关规定,票据权利的内容以及与票据有关的一切事项必须以票据记载的文字为准。本案所涉及的汇票未注明背书时间,从汇票遗失之后的…
【要点提示】:
依据《票据法》的相关规定,票据权利的内容以及与票据有关的一切事项必须以票据记载的文字为准。本案所涉及的汇票未注明背书时间,从汇票遗失之后的背书转让均应视为在汇票到期日前的背书转让,也就是在公示催告期间内转让,因而背书转让无效。
【案件索引】:
威海市环翠区人民法院(2007)威环民二初字第452号(2007年10月10日) 
【案情】
原告:(反诉被告)厦门亿晟达包装材料有限公司;被告:(反诉原告)天津市长芦实业开发公司;被告:正定县矿山设备有限公司(下称矿山公司);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金冠(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号码为GA0106235631的银行承兑汇票作为货款支付给原告,该银行承兑汇票记载,出票人为山东省威海糖酒采购供应站,收款人为金冠(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出票金额为500000元,出票日期为2005年1月18日,到期日为2006年5月18日。原告于2005年12月12日向本院申请公示催告,称原告于2005年12月8日发现上述银行承兑汇票遗失,故申请公示催告,本院于原告申请同日立案受理,2006年1月17日,本案被告矿山公司申报权利并提交了汇票背书及粘单复印件,按背书顺序汇票背书及粘单复印件记载的背书人分别为:金冠(中国)食品有限公司、镇江润宸电器有限公司、天津市银泽制管有限公司、天津市静海县银泽薄板有限公司、天津市源宏工贸有限公司、天津市长芦实业开发公司、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承德建龙钢铁有限公司、承德市金汇通物贸有限责任公司、河北双和贸易有限公司、正定县矿山设备有限公司,背书人均在“背书人签章”处签章,但未记载背书时间,“被背书人”处也未记载。2006年10月30日,本院通知被告矿山公司提交票据原件,2006年11月5日,被告矿山公司函复本院,称已将汇票退回其前手河北双和贸易有限公司。2007年4月19日,被告长芦公司向本院申报权利,本院于2007年4月20日终结公示催告程序。2007年4月23日,原告向本院起诉。诉讼中,被告长芦公司提交的汇票除上述记载内容外,“被背书人”处进行了补记,但背书时间仍未记载。原告诉称:其与金冠(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具有长期业务合作关系,为了向原告支付货款,将其持有的号码为GA0106235631、票面金额为人民币50万元的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给原告。原告未及时在被背书人一栏签章时,该承兑汇票即被遗失,原告遂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法院业已立案,案号为(2005)威环民催字第36号,法院于2005年12月16日在《法制日报》发出公告。在公告期间内,河北双和贸易有限公司将本案汇票背书转让给被告正定县矿山设备有限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的规定,该转让票据权利的行为无效,被告不享有本案汇票上的权利,故请求法院确认号码为GA0106235631汇票上的权利为原告所有。被告天津市长芦实业开发公司辩称:1、原告虽然在起诉状中列明长芦公司为被告,但整体陈述没有一条指向长芦公司,仅仅因为长芦公司申报了权利,便列长芦公司为被告是不严肃的,原告应赔偿被告为应诉而支付的律师费2.3万元和来往交通费约1万元;2、长芦公司是诉争票据的合法持有人,其持有该票据的行为没有任何瑕疵,应依法受到法院的保护;3、经查阅本案材料,没有足以证明原告身份的相关证据材料;4、在查阅案件材料当中,没有发现本案原告向环翠区人民法院提供50万元担保的相关资料。因此,被告长芦公司提出反诉,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37条的规定,原告行使票据所有权必须以被告非法持有票据为前提,且该规定第8条规定,票据诉讼的举证责任由提出主张的一方当事人承担,但原告未提交被告长芦公司为非法持票人或有任何过错的证据;被告长芦公司提供的证据证明长芦公司系合法持票人,其取得票据已支付对价,具有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根据上述规定第14条的规定,该交易行为和交易安全受法律保护,故反诉请求确认号码为GA0106235631汇票上的权利为被告长芦公司所有,判令原告赔偿因其不当行使诉权而给被告长芦公司造成的律师代理费和交通费等损失33000元。被告正定县矿山设备有限公司未答辩。
【审判】:
本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二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号码为GA0106235631,出票人为山东省威海糖酒采购供应站,收款人为金冠(中国)食品有限公司,出票金额为500000元,出票日期为2005年1月18日,到期日为2006年5月18日的银行承兑汇票上的票据权利归原告所有;二、驳回被告长芦公司要求确认号码为GA0106235631的银行承兑汇票上的权利为其所有的诉讼请求;三、驳回被告长芦公司要求判令原告赔偿其律师代理费和交通费等损失33000元的诉讼请求。
【评析】:
(一)本案法律关系的性质本案双方讼争的是票据权利归属问题,因此,本案法律关系是票据法律关系,从法律关系的性质出发,可以确定查明本案事实的落脚点,即本案只需根据票据法的特殊性,就票据本身记载内容进行审查,而无须审查当事人之间的基础法律关系以及相关证据。
(二)票据的无因性、要式性和文义性是本案裁判的理论依据票据是无因证券,票据一经做成,票据关系即与原因关系相分离,本案当事人仅就票据权利的归属发生争议,本案法律关系属于票据关系,因此,本案双方当事人的争议与票据原因关系相分离,票据原因关系不是本案审理的内容,因而被告长芦公司提交的有关票据原因关系的证据也不属本案审查的范围。票据又是要式证券和文义证券,票据记载事项必须符合票据法的严格规定,票据权利的内容以及与票据有关的一切事项必须以票据记载的文字为准。本案原告举证证明其在票据遗失前是合法持票人,并向本院申请了公示催告,根据票据法的有关规定,票据背书转让,背书人需签章并记载背书日期,未记载背书日期的视为在票据到期日前背书,本案中的票据背书日期空白,因此,根据票据的要式性和文义性特征,背书日期应视为2006年5月18日前,而在汇票到期日前原告已经申请公示催告,公示催告期间转让票据的行为无效,换言之,因汇票未记载背书日期,从原告遗失汇票之后的背书转让均应视为在汇票到期日前背书转让,亦即在公示催告期间内转让,因而背书转让无效,汇票上载明的票据权利应当归原告所有,原告主张合理合法,法院予以支持,被告长芦公司主张票据权利证据不足,理由不当,法院不予支持,被告长芦公司要求判令原告赔偿因其不当行使诉权而给被告长芦公司造成的律师代理费和交通费等损失33000元理由不当,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本文网址: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